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吃了安眠药的表嫂
吃了安眠药的表嫂

吃了安眠药的表嫂

张玲躺在卧室里,没有盖任何东西。黄小军坐在床边,一双穿着深咖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的长腿就在他的旁边,触手可得。

  张玲拿着一粒被换掉的假安眠药吞了下去。然后几分钟后假装药效发作,静等着黄小军的下一步动作。

  黄小军看着假装吃了安眠药睡觉的表嫂,心里偷偷好笑。

  不过黄小军并没有很快就玩弄张玲,而是去把大门反锁,这样就算表哥提前回来,也不会立马就撞破他和表嫂的奸情。

  张玲在煎熬中迎来了返回来的黄小军,而黄小军的手上还拿着一个黑色的双肩背包。

  张玲不敢睁开眼,只能用耳朵听。只听见哐当哐当的铁链声。

  张玲内心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却又隐隐觉得兴奋。她猜到那是什么。

  虽然在这之前她不是淫妇,但情趣店在老公不行了之后也去过,也挑选过。

  sm!张玲有些害怕,她不明白所谓的sm有什么好的?她在网上查看sm,发现很多人都喜欢。特别是女人,喜欢被人性虐待,没有尊严,没有人格,被人骂母狗性奴。

  她想到那些,她想起来,她想就此终止这种不伦但刺激的事情。但是身体却不愿意动,内心最深的深处,好像有一个来自灵魂的声音告诉她不要动。一切都会好起来,母狗不是什么难听的称谓,而是女人快乐的源泉。不尝试一次,就只能一辈子跟一个不举或早泄的男人谈感情了。

  「哐——哐——哐——哐——」一声接着一声的锁链上锁的声音。

  张玲的四肢被锁在床的四角,嘴巴里被塞了一个绑口珠。

  脖子上系了一个项圈,项圈的正面还挂着一个骨头状的吊牌,上面写着吞精母狗四个字。

  「嗡嗡——嗡嗡——」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电动棒?」张玲感觉好害怕,不是别的,而是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喊出声来。

  黄小军不管不顾的将电动棒抹了抹润滑剂,然后一点一点的摩擦刺激张玲的阴道,直至整个电动棒都插入进入。

  「咔擦——咔擦——咔擦——」最后黄小军将一个眼罩给张玲戴上,然后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拿着手机对着张玲这幅模样拍了好几张照片。

  「拍照?」张玲这下彻底慌了。她感觉自己有把柄被黄小军抓住了。

  可是当她准备喊出声来,撕破她自己设计的骗局的时候,一根柔嫩有力,温暖湿滑的舌头伸进了她的阴道里。

  那一瞬间的酥麻,让张玲心乱如麻。接着一双大腿又被一双不大的手来回抚摸。

  身体的欲望被撩拨出来,欲火压下之前的害怕和顾虑。此刻她只想享受此刻的快乐。

  「嫂子,我爱你,我想操你。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被你迷住了。你知道吗?

  我打飞机的对象都是你。」黄小军又整个人趴在张玲的身上,当然只是头部是对齐的。

  「什么?」张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嫂子,表哥第一次带你来我家的时候,我的大鸡吧就有了感觉。你不知道,你结婚后,我有多痛苦。只是我爱你,我不愿意破坏你的生活。表哥也对我很好,很照顾我。我不能对不起他。」张玲渐渐冷静下来,听着黄小军的告白。

  「嫂子,虽然我们年纪差距大。但是,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熟女。逼水多,操的舒服。我表哥……我表哥……我表哥……没用,浪费你这样的身体。」黄小军从开始告白,总是感觉像是两个人的口气。

  这让张玲很莫名其妙。一下深情,一下就表现的像个流氓。

  「嫂子,我本来打算不再主动见你。尽量避开我们能够碰到的点。像过年,等你们来拜年的时候,我都是借口跑出去躲着。」「可是,没想到命运又让我来到这里。当然,还要感谢我这幅半残疾的身体。

  除了有这么一根大鸡吧,我都不敢说爱你。可惜,表哥对我太好,在我找不到工作的时候,还愿意收留我。开超市给我工作。虽然……这个超市是给你这个淫娃荡妇开的。不过我还是很感激表哥,所以……我决定用大鸡吧操你,操的你满足。

  表哥做不到的事情,我来替他做。」黄小军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癫狂。

  「嫂子,要不是你自投罗网,我还没有这样的机会对你说出对你的爱。我知道我的身体跟残疾没差别。但是我爱你,我是真心爱你哒。不比表哥少,我的比他更多。」张玲还真觉得是自投罗网。虽然这个网是自己编制的。不过好在他不知道自己主动的那些事情,这也让张玲放心下来。

  「嫂子,你知道吗?你流了好多的淫水啊,哗哗的流——嫂子,我给你舔舔——让你流的更多。」黄小军往后退,重新用舌头舔着张玲的阴蒂。

  张玲强忍着呻吟的冲动,任由黄小军侵犯自己。

  「嫂子,你的大奶子一定也没有被表哥侍候好吧。你知道吗,嫂子,我在网上学了好多技巧。我会让你爽翻天的。肯定比我那个废物表哥好,你一定会爱上我,和我的大鸡吧——」黄小军的内心被咒语弄的越来越严重了。

  张玲听着黄小军的污言秽语,竟然从排斥渐渐到了享受。似乎似乎骂着她,她就更兴奋。

  黄小军掀开紫色的吊带睡衣,脱掉胸罩。白皙的乳房和红润的乳头呈现在黄小军的面前。

  张玲猜自己的脸应该是红彤彤的。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脸非常的热。

  张玲还没多想,一双手就分别揉搓起她的双乳。

  张玲真的好想叫出来。阴道被电动棒搅动,双乳被黄小军揉搓。嘴巴因为被绑口珠的原因而合不拢嘴而导致口水流了出来。

  她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就像网上那些sm图片里的女人,极其的淫荡下流。

  「嫂子,你一定饥渴了很久吧,不然怎么吃了安眠药,身体还这么大的反应。

  一定是想要大鸡吧插吧。可以表哥不行,不过还好,有我这个表弟来帮忙。」黄小军淫笑的看着张玲,知道她一定认为自己认为她吃了安眠药的。

  「遭了,这很难控制自己不叫出声来。」张玲听到黄小军这话,知道黄小军要用大鸡吧操她了。她即感到不安,又觉得期待。即觉得危险,又感到刺激和兴奋。

  「嘶……喔……喔……喔喔……嘶……啊……嫂……嘶……嫂子……你的骚逼……喔喔……喔……好紧……啊……嘶……喔喔……」黄小军被张玲主动侵犯过,又不是才知道张玲的骚逼很紧。这么叫,只是为了迷糊张玲。

  「好……好舒服……大鸡吧……好爽啊……」张玲在心里默默说着。

  「嫂子,舒不舒服……啊啊……爽不爽……喔喔……啊……嘶……喔喔……操……好爽……嫂子……啊啊……骚逼……啊……夹的好舒服……啊……」黄小军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

  张玲感觉自己真的快要压制不住了,不过,她也感觉自己的高潮马上就要来了。

  「哦哦……喔……嫂子……操死你……啊啊……小军爱你……啊啊……小军的大鸡吧……啊啊……大鸡吧操你……开不开心……喔喔……要来了……哦哦……嫂子……喔喔……嫂子……啊……喔喔……嫂子,操——操——」黄小军也快要射了,却没有想到,张玲先高潮了。

  「嫂子,我让你的骚逼爽的喷水了。可我的还没爽到家,怎么办?」黄小军抽出大鸡吧,拍打在张玲的肉瓣上,淫水淫液都拍的四溅。

  「这样吧,你用的大奶子给我打飞机,我射到你的嘴巴里,好不好?」黄小军自言自语坐在了张玲的肚子上,然后双手握住双乳。接着将大鸡吧往中间插进去,然后双手用力挤压乳房。

  「哦——啊——哦——爽——嫂子……啊啊……乳交见过没?这就是……啊啊啊……这就是乳交……喔喔……爽……」黄小军耸动的屁股和张玲的大奶子。

  十几分钟后,黄小军将一股超浓的精液在了绑口珠上。然后黄小军解开绑口珠,一点点一点点的将精液刮进张玲的嘴巴里。

  张玲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露出破绽。嘴巴里有美味的精液,这让张玲更加的开心。

  「咔擦……咔擦……」黄小军又拍了几张。只是这几张可要比前面照的可要淫荡下流多了。光嘴巴里含着精液,就够让人兴奋的了。

  两人都得到满足。一个舒爽的安心入睡,一个满意的清洁完两人的身体后也倒头就睡。

  黄小军收拾完张玲身上的道具后回到房间里休息。

  而张玲则虚弱且满足的睡着了,还是睡的最香的一次。不是因为疲惫,而是因为开心。

  下午的时候,两人前后脚的醒了。张玲先起来的,起来后就去买菜。买完菜回来就刚好看见黄小军走到客厅里。

  「小军,你醒了?嫂子给你做饭,一会就好了。你先看会电视。」张玲的语气很温柔,不是长辈对晚辈的那种,而是恋人间的那种。

  「哦,好,好的。」黄小军也很诧异张玲怎么突然这样说话。

  虽然这位表嫂一直都很温柔,但这样让人听了会多想的语气,却是第一次。

  这是张玲内心变化的在外表现,也是张玲身体变化的表现。

  张玲现在看见黄小军竟然会有心跳害羞和激动的情绪,好像初恋的感觉。

  张玲还在外面买了一罐猪腰汤来补身体。黄小军一边喝一边心想「哼,骚货知道我为了那么多精液给他,知道给我补补。」但嘴巴上却说「嫂子,你对我太好了。这汤真好喝,谢谢嫂子!」「客气什么,在我这里就不用客气了。你以后想吃什么,想喝什么跟嫂子说,嫂子给你做,给你买。」其实张玲最想的还是给黄小军操。

  「嫂子,我吃完饭想出去逛逛,晚饭的时候再回来。」黄小军笑着对张玲说。

  相比张玲的紧张和含羞的不自然,黄小军要表现的自然的多,完全没有把几小时前的事情当回事。

  「啊?出去啊?出去透透气也好。去吧,我做好晚饭等你回来吃。路上注意安全。」张玲这话就是她常对老公王德说的。

  张玲在黄小军出门后就开始甜蜜的清理着碗筷,然后就是等到饭点就开始准备晚饭。

  张玲这样异样的情绪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

  黄小军出门逛逛,是因为他不知道在如何编制新的梦境。他也是的确是需要出来透透气,放松放松。

  黄小军来到家附近一个免费的公园散步。里面人不多,大部分都是些年轻的谈恋爱的人。但是年老的乞丐也多,因为大部分男生都会在心爱的女生面前表现出善良的一面。

  黄小军走着走着,发现有三个年老的乞丐不是简单的乞丐,而是合伙在行窃。

  三人合作默契,互相配合。用乞丐的身份降低情侣们的防备之心,然后用着各种方法制造盗窃的机会。

  黄小军原本是想去提醒被盗窃的情侣,可是走到一半,又停下了脚步。

  「为什么要去提醒?关你什么事?你去提醒,那些狗男女还要在嘲笑你矮小的身体之后去开房打炮。」黄小军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在低沉的说到。

  「也许……那些情侣在做爱的时候,那些男的还会用你的身体当做笑料逗女伴开心。而你只能跟这些乞丐一起逛公园。」黄小军脸色越来越阴沉。

  「就算你那最爱的表嫂,也是你用不正当的手段得到的。如果没有那个手段,你在她眼里,也是个残疾人!所以……不要去提醒,不要……」心里的话继续在馋食黄小军正常的理智和人性。

  「不要说了,不要……不要再说了……」黄小军突然抱着头大喊大叫,似乎内心的邪恶想法让他承受不了。

  周围的人诧异的看着突然蹲下去的黄小军,有人嘲笑,有人担心,有人似乎感同身受,也有人不怀好意。

  不怀好意的自然就是不远处的那三个老乞丐了。

  「那个小王八蛋好像疯了似得。哎,等下,去碰碰!」其中一个光头的老乞丐阴测测的说到。

  「急什么,那小子应该是碰到什么抗拒不了的事了,不过看那小子的身高,好像就是个小学生吧,身上能有几个钱?」另一个长发掩面,声音破锣的说到。

  「嘿嘿,不管多少钱都要去试试,最近来这里的人少了很多了,我都有再考虑,要不要换个地方了。」最后一个短发,眼睛炯炯有神的老乞丐淡淡的说到。

  「那我就去试试好了。」光头乞丐边说边走向黄小军。

  「小……朋友,你怎么了?」光头乞丐走到跟前,拍了下黄小军的肩膀,刚准备开口亲切的喊小朋友的时候楞了一下,马上就转口喊朋友,硬生生的把小字给咽了回去。

  「这小朋友是个小伙子啊。」光头乞丐看清了黄小军的脸,闷闷的想到。

  黄小军被人拍了下肩膀,本能得抬头去看,发现原来是那三个老乞丐中的一个。

  「我没事,谢谢。」黄小军发泄后,整个人也理智许多。

  叮叮——叮叮——就在这个时候,黄小军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嫂子。」原来是张玲打来的。

  「小军,快回来吧,到快要做好了,你回来就可以吃了。」张玲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到黄小军的耳朵里。

  「哦,好的。我现在就回来。」黄小军经过刚才的挣扎,身心疲倦,也没有什么心情散步和思考玩弄表嫂的心思了。

  黄小军和张玲面对面坐在餐桌上吃着饭。

  张玲一副小女人的模样时不时的给时不时就发呆的黄小军夹菜。

  「怎么了,小军,怎么老发呆,我做的菜不合胃口吗?」张玲有些紧张的问到。

  「哦,不是,我是在想事情。」黄小军的毫无头绪被张玲的话打断,淡淡的回应到。

  「嫂子,我吃饱了。我先回房休息了。」黄小军表现的很疲惫。

  张玲看着黄小军的背影,心里有种莫名的失落。

  黄小军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公园的一趟溜达,黄小军没有想到新的梦境剧情,却无意中,让自己的内心变得更加的阴暗了。像似火山爆发一样将负面的东西填充进了内心。

  「还是先把超市做起来吧。毕竟……钱也很重要啊。」黄小军甩了甩头,决定先催促表哥把超市做起来。

  这一晚,除了喝到烂醉而归的王德,这间房子里剩下的一男一女都是很晚才睡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