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和场子妈咪恋爱
和场子妈咪恋爱

和场子妈咪恋爱

妈咪,指性工作者对她们女老板的称呼。在旧社会,妈咪又叫做老鸨;在当代社会,妈咪可以是负责组织一个小妹团队在一个固定场所,为这个场子提供应招服务的女性合伙人;也可以是单独带领一批小妹,单线为客人提供性服务的女性联系人。 -
-
  很多会所的特殊服务,都有妈咪负责承包这个场子的全部小妹,从提供到小妹分红,包括自己的分红,都由妈咪负责与场子的老板进行商议,有时,为了方便工作,妈咪也在场子里面,穿场子里面的管理制服,职务是**总监,主要负责连接特殊服务的人事安排,无薪。 -
-
  我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最近在情感上陷入了与一个妈咪的感情漩涡,这段情感,斩不断,理还乱,因为这个妈咪只有22岁,是我目前遇到的最年轻的妈咪,这让我内心深处矛盾不已。 -
-
  小雅,两个休闲会所行政总监/管理总监,四川人,22岁,旗下目前一共36个小妹,其中,22个小妹常驻一个会所,另外14个小妹常驻另外一个会所,每隔2个月,两个场子的小妹会进行互换,以增加两个会所客人的新鲜感,小雅这种调控,让两个会所的老板非常满意,所以支付小妹和妈咪的费用都非常利索,可以说,长时间以来,小雅控制着两个会所的收入,而我,竟然不知不觉的被小雅牵引,爱上了小雅,这让我感到,这个妈咪,真不简单。 -

-  第一次遇到小雅,是我带几个朋友去一个场子休闲,我的几个朋友提出要放松一下,我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以后,就想着找点质量好的给兄弟们,因为我熟悉场子里的情况,所以,我想直接跨过了营销部长这个层面,直接去认识一下负责小妹管理的总监,没想到,让我遇到了最年轻的妈咪--小雅。
-
-  当时我对朋友们说,因为里面的小妹身体和服务技能,大家都不清楚,让我去找一下这里面核心人物,给兄弟们挑一下最干净的、最漂亮的、服务水平最高的女孩,兄弟们都心里充满了期待,于是,我便直接给了营销部长300元钱小费,提出要见一下这个场子里面的妈咪。 -

-  当时我对那个会所的营销部长小贺说:“你们这里的小妹是由一个人承包的?还是散招的?”
--
  小贺说:“这里的小妹目前由外面的一个总监负责,是她带来的!”
--
  我继续问:“你们这个总监是男的还是女的?” -

-  小贺说:“现在这个总监是个女孩,特年轻,刚22岁,刚把这个场子包下来两个月。”
-
-  听到小贺介绍的这么清楚,我直接把300元钱递给小贺,同时说道:“把这个叫小雅的妈咪给我介绍认识一下,谢谢兄弟了。” -

-  小贺虽然接了钱,还是面露难色说:“张哥,其实,你要是想带着你的朋友潇洒,老弟就可以帮助安排了,按照规矩,只有出现特殊情况时,比如客人对小妹的服务不满意啊什么的,才能由妈咪出面解决,因为小妹是她的,所以得她来协调管理。” -
-
  小贺看到我脸上有些不高兴,也为难的继续说:“因为上面有规定,所以我要是让你直接见妈咪,上面肯定批评我,张哥,这个事情确实有点难住我了。”
-
-  听他说完这个情况,我当时心里思考了一下对策,于是继续对小贺说:“其实,你张哥最近也在谈一个会所的承包,想用点小妹,所以才想着见一下你们这里的妈咪,这点忙你都不帮?说不定以后你在这里混不下去,以后可以去我的场子混呢,当然,我要是拉你过去,肯定是经理级别了。” -
-
  小贺听我这样一说,沉吟了一下,对我说:“张哥,你跟我来。”于是带着我往行政楼层走去。
-
-  会所的行政楼层,其实是分几种的,有些行政楼层,就是标准的办公楼层,一般在会所大堂的再往上一层,这样,会所大堂有什么问题,管理人员听到对讲机,可以直接到大堂来解决。有些行政楼层,就在负责全套服务的技师提供服务的楼层,只有一间办公室,这间办公室一般在技师房的附近或者里面,办公室里面呆的领导,就是负责这些小妹的最高领导。
--
  小贺带我去的,就是在全套服务楼层的行政办公室,这间办公室就在技师房的对面,在小贺带我上楼的时候,遇到了几层关卡,要不是小贺是负责这块内容的营销部长,根本不可能在没有接到上钟通知,直接带客人上来的,在上来途中,小贺虽然娴熟的打发了几个关卡,但我能看出来,他的脸上也写着两个字--压力。
--
  因为小贺带我去见妈咪,不是公事,而是私事,所以小贺不敢用对讲机直接呼叫妈咪,呼叫妈咪的频道,会所的老板或总经理,都能听到,这样他们也好知道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当小贺带着我走进妈咪办公室以后,小贺好像完成一次任务一样,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小声对我说:“张哥,不要聊太久,因为你没有消费,我一会还要负责带你下去的,不然你自己下不去,我一会就在办公室门口等你。”。
--
  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长发披肩,穿着会所职业的蓝色管理制服,长相甜美,但是从她的眼神里,你能读出一种她这个年龄段不可能看到的成熟,她看到小贺带着我进去,赶紧站了起来,同时问小贺:“贺部长,这位是??” -

-  小贺当时赶紧给我和小雅介绍认识,他说:“这位是张老板,这位是小雅,你们好好聊聊,我先在门口站一会。”说完,小贺就走了出去,在门口等着。 -

-  小雅赶紧对我说:“张老板,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
-  我说:“你好,小雅,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能带这么多的小妹,是这样,我准备和朋友们承包一个会所,想拓展下会所的服务质量,所以想认识一下你,因为我手里没有小妹,也没有能管好这些小妹的人,所以……”
-
-  小雅一听,就放心了,她说:“你们的场子在什么位置啊?目前我熟悉这个区几十个场子。”因为我是随口瞎编的原因,所以她这样一问,我知道,这个女孩果然厉害,她这样一说,就是封住我任何欺骗她的语言,我当时回答道:“我准备承包下来**路上一个小旅馆,装修好以后,新开一个。”因为我说的**路,小旅馆云集,再说熟悉会所的人,不一定会熟悉所有的小旅馆,这样说,天衣无缝。 -
-
  果然,我这样回答完以后,小雅有点相信了我说的话,她继续问我:“你需要多少小妹啊?”我回答:“因为我们只有30间房,20名左右吧。”小雅听我说到这里,她递给了我一张名片,她说:“先给你一个我的联系方式,等你那边场子筹备好了,准备开工了,那时我再去你那里,我们详谈。”我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也给她留了我的电话号码。 -
-
  在准备离开她的办公室时,我假装不经意的说:“我正好这次带了几个朋友来这边放松,要不,小雅,你帮助我安排几个你认为很不错的女孩吧,我也看看你的小妹质量怎么样?毕竟以后要合作,希望你给我挑几个好一点的,别让我的朋友们说闲话。”
--
  小雅认真看了我几眼,看我眼里充满了诚意,于是说:“没问题,你那边一共几个朋友?” -
-
  我回答说:“四个,加我一共五个,我就不要了,你安排四个就行了。”
-
-  看我这样一说,小雅笑了,她说:“你不要一个?你们男人不是最喜欢出来放松吗?我给你安排一个最好的就是了。”
--
  我说:“我自己就算了,做生意的人,有时不像别人需求那么多,因为赚钱才是正事,我出来,我只负责买单,基本上不粘这些的。”
-
-  小雅说:“其实,你这样一说,我就知道你对我们这行不熟悉,你要是真会当老板,你一定要经常出去潇洒才行,不然小妹以后到你场子去工作,你不试钟,你怎么会知道小妹是不是愿意偷懒?是不是熟悉完整流程?培训老师教的好不好?话说回来了,你要是不经常出去潇洒,你怎么能试钟试出来新来技师的服务水平呢?”
--
  我听完,心里感慨,这个行业确实是这么回事,有些老板因为不熟悉流程和很少出去潇洒,试钟的时候因为只叫了几个朋友过来免费操新来的技师,完成试钟环节,有些朋友,不懂这些,操了新逼以后都感觉爽,就说这个技师不错,其实,可能这个技师又懒又笨,除了脸蛋漂亮点,其他的啥都不会,就这样混进了场子,最后客人来了一次不再回头,老板最后破产关门,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
-
  因为小雅对我说出了这个行业里老板致命的环节,我心里敬佩她心好,在她眼里,你不试钟,你以后一定是一个必然倒闭关门的老板,和她的合作也合作不长,我有些惭愧的对小雅说:“对不起,小雅,你说的对,谢谢你提醒我,不过我确实这方面以后还要再锻炼,其实,我如果和你合作,我相信你人这么好,我不会试钟,你也不会让我破产的,我相信你的眼光。”
-
-  小雅听我这样一说,笑了,说:“我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准老板,其他会所的老板,看到有新的美女,听到试钟,一个个都想尝鲜,哪怕吃药,也要自己一个一个来试,你这样对试钟没兴趣的,很少见。” -
-
  看到我这样做,效果达到,于是我说:“那我下去了,你给我的朋友们用心安排四个,我在大堂喝茶了,你有时间,可以下去聊天。” -
-
  小雅笑着对我说:“好,我马上给你安排,25分钟以后,我再统一给你安排,因为有两个还在上钟,那两个很好,你不用把这个情况和你的朋友们说,你就说,我另外叫两个好的技师过来,还在路上,你明白这样说的目的。” -
-
  我赶紧说:“明白,谢谢小雅,回头电话联系。”说完,我出了办公室,和小贺一起下了楼。 -
-
  20分钟以后,小贺通知我,可以让我的四个朋友上去了,于是我在大厅喝茶,我的四个朋友上去爽了,在他们上去之前,我对他们说:“这次我让他们给你们安排了最好的,你们只管进去爽,不要谈任何关于我的事情,谁要是谈我,我和谁急。” -

-  2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的那四个朋友下来时,一个个脚步轻浮,我知道,这几个家伙看来真是爽透了,在他们回到大厅,我们一起喝茶的时候,我问他们:“怎么样?这次到位了吧?这个场子最好的让你们爽了。”
-
-  他们感慨:“妈的,出来玩这么久,真是遇到服务到位而且身材和脸蛋都是一流的了。”还有一个老兄说他因为太爽,射了三次,他嘟囔道:“我几年来,一晚上最多射两次,这回,两个小时射了三次,好像年轻了啊?”
-
-  我知道,小雅用心安排,这帮朋友算是遇到了敬业的一流技师,很多技师,是想尽办法让你早点射出来,而因为有了小雅的交待,这帮朋友这次算是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全套服务,我心里感激,我给小雅发了一个短信:“我的朋友们很满意,谢谢小雅。” -

-  小雅没有回短信,直接电话打了过来,我接了电话,她在电话里笑着说:“我的四个宝贝这次都累坏了,你的朋友们都在里面做了三次以上,还有一个做了四次。看张哥面子,超出的次数,我这次免单了。” -
-
  我赶紧在电话里表示了感谢,同时告诉小雅,以后一定有时间出来一起吃饭,好好感谢下,然后小雅挂了电话。
--
  小雅挂了电话,我直接问我的朋友们:“刚才谁做了四次?身体也太硬实了吧?”这时,我一个兄弟宏伟不好意思的说:“哥,刚才做四次的是我,那个妞长相好,身材和功夫也好,我是太爽了,几分钟就射了,不过,哥,她确实对我很好,每次完事了都安慰我,而且帮助我再硬起来,所以,多做了几次。”我拿起一个水杯做出想直接砸过去的动作,我说:“你们都好好割我的肉吧,加一次要加几百的,你们这帮家伙,就知道割肉。” -
-
  然后我去买单,四个人,一共消费3460元,算是这个场子里比较大的一单了,我没有让小雅免单,我就要求小贺,按照正常的增加次数收费,买单以后,我给小雅发了短信,告诉了她,我不免单,完全按单付费,小雅给我回了短信:“随你心意了,你开心就好。”
-
-  我也回短信:“主要还是为了让你开心。”小雅没有再回短信。 -

-  回去以后,我有时需要应酬,就联系小雅给安排,小雅在用心安排的时候,也询问我场子承包的进度情况,这让我心里想泡这个妞,又要为我承包一个场子的欺骗性语言后悔不已,终于,我遇到了一个朋友的弟弟阿龙,我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

-  阿龙是我一个生意上朋友阿发的弟弟,广东潮州人,承包了一个会所,规模不大,因为生意不好,想上一个台阶,苦于现在竞争激烈,找不到好的技师团队,苦闷不已,正好我有一次去他们家吃饭,他弟弟正好找他哥借钱,阿发数落阿龙道:“你没有那个能力,就不要搞这样的场子,我赚的钱都是辛苦赚到的,你赶紧把那个什么会所转了。”
--
  我一听,有点意思,正是我心里想的事情,于是我说:“你们要是能把当地警方这部分搞定,我可以考虑参与进来,技师团队,由我来负责。”阿发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说:“老张,你不是这个行业里的人,不要乱投资,这个行业,赚的,赚的很快,赔也赔的很快。” -

-  我还是询问了阿龙具体的场子情况,以及重新装修需要的费用支出情况,看到我这么娴熟的询问相关事宜,阿发也不再拒绝,只是告诉我:“你如果要帮阿龙,或者帮他把技师团队解决了,你们一起可以赚点钱。”我看着阿发,点了点头。
-
-  因为有了场子,于是我开始约小雅有时间出来看看场子,小雅在第二天下午,开车到了我说的地点,当时我把阿龙也一起叫上了,然后一起看了看阿龙的场子,小雅也提出了不少改进的建议。
-
-  比如,天花板需要重新装修,因为阿龙的场子,天花板上方没有带有凹槽的内沿,这是在场子遭遇突击检查的时候,技师把避孕套扔到天花板里面的地方,这样,现场什么都查不到,还有,场子的房间太小,不隔音,这样会让客人心里不安,以后不会再来这里等等,阿龙听着小雅专业的点评,连连点头,答应一定投资重新装修。
--
  随后,我和小雅一起开车离开了阿龙的场子,我请客,在一家咖啡厅一起吃西餐,在吃饭过程中,我也了解了小雅出道的情况,原来,小雅十八岁的时候来深圳打工,后来到一个会所当收银,当时的小雅任职的场子小,客人经常在买单的时候不想买,小雅非常聪慧的与任何一个客人周旋,最后都让客人平息了怒火,掏钱把单买了,那个场子的老板看到这些,直接把小雅调整岗位,开始负责专门安排客户的技师主管,就这样,小雅开始接触特殊服务的技师,由此让小雅逐步走上了妈咪的职业。
--
  小雅人很好,她从来不克扣技师的钱,遇到不好说话的客人,面对技师长相或身材不好,准备换技师时,都是小雅去好言好语的耐心引导,让这些技师能顺利的被客人接受,有些长相不好的技师,对小雅感激涕零,从而忠心耿耿,而因为小雅谈话文雅、有趣,再加上长相甜美,是美女一级的,让很多客人垂涎欲滴,都愿意支持小雅的工作,于是很多漂亮的技师,为了能让小雅增加她的生意,也对小雅言听计从,慢慢的,一个场子的几十个技师,全部都对小雅个人忠心耿耿。 -

-  小雅离开那个场子,单独成为妈咪,是因为和那个场子老板的矛盾造成的,小雅本身不是技师,所以对女孩们每天以泪洗面的出卖肉体赚钱心里可怜,那个场子的老板有时为了能操里面的技师一次,就借口客人投诉,需要试钟为名,总是免费操技师里一些他看上的人,这让小雅很不满,于是,她和那个场子老板吵了一架,最后不欢而散,那个老板克扣了小雅应得的提成,小雅则带走了那个场子90%的忠诚于小雅的技师。 -
-
  听到了小雅的故事,我看着这个只有22岁的女孩,我问她:“你这么小,有没有场子的老板打你的主意?”她笑了,她说:“肯定有的,不过我的技师团队里面,一些技师的男朋友没有工作,我都雇用成自己的打手了,我现在也有几十个打手,也一样,忠心耿耿的。” -
-
  我说:“有些技师的男朋友只是一些混混或者是鸭子,那些人哪能靠得住呢?”小雅说:“我还雇的有月薪1万的退伍军人,还有一些外区域的出人混黑的,我也找中间人有了联系,需要人的时候可以出人,每次出现状况,出一个人200元。”
--
  听完这些,我感到,小雅这个女孩,像个烫手的山芋一样,不好泡,吃完饭,我就带她去逛了逛街,最后让她自己开车回去了。
--
  后来,我又约了小雅几次,也都是出来去酒吧喝酒,或者去唱歌,还和她一起去看了次电影,我对小雅,心里有期望,又害怕这个女孩,碰了以后不好甩,但有一次在酒吧喝完酒,我还是没有控制住,直接把小雅带到了酒吧上面的宾馆房间,办了。
--
  那次,我和小雅喝完酒,带着醉意,我对小雅说:“今天,你难得出来,你那边生意的事情,你不管了?”小雅说:“基本上都上了轨道了,平时操心的时候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出来和你一起喝酒,你人很好,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
-
  我说:“你不会是因为我也有承包一个会所的想法,才愿意来见我吧?” -

-  小雅喷着酒气,用美丽的眼睛看着我,她稍稍有些愤怒的说:“你太看不起我了,其实,我早知道你是骗我的,而且后来我专门派其他人去了阿龙的场子,假装要承包,询问了承包人的人数情况,那个场子,只有阿龙自己,只是,我知道你为了约我,能这么用心的做,我很感动。”
--
  看到我的谎言被拆穿了,我心里惭愧,我对小雅说:“其实,我也不是完全欺骗你,我也想着,如果投资不大,我也投点进去,占点股份。” -

-  小雅一把把我拉到她面前,直盯盯的看着我,她正色的对我说:“张哥,我劝你,不要投资这个行业,因为里面有很多人最后都栽了,你还是好好干好你自己的行业吧。其实,我对这个行业已经有些累了,只是舍不得放弃,我想找一个不是这个行业的朋友,好难。”
-
-  我借着酒劲把小雅拉到怀里,低头吻了她,我对她说:“我听你的,我就当一个不是你这个行业的朋友。”然后我带着她去酒吧楼上的宾馆,我当时说:“我们都喝了不少,就近休息下吧。”小雅这时说:“你想要我,是吗?”我被她说中,只能正色但心里有点慌乱的说:“是的,我今天想要你,看你醉眼朦胧的模样,我想吃了你。”
--
  小雅笑着打我一下,说:“走,开房去,看看今天谁能吃谁?” -

-  于是我带着她直接去开了房间,进了房间,在床边,我刚坐下,小雅就把我按倒在床上,她说:“看看今天谁吃谁?”然后她开始脱我的衣服,我的手这时也没闲着,也赶紧脱她衣服,一会,我一丝不挂,小雅还剩一个内裤,我张嘴就把小雅的咪咪吻在嘴里。
--
  小雅的咪咪不大,但很坚挺,因为皮肤白,咪咪头有些粉红色,含在嘴里,口感很好,我用舌头吻着她的咪咪,她像对待孩子一样,一边偶尔呻吟一下,一边在呻吟的时候,用手抚摸我的头部,我吻了一会,就把她拖到了床上,同时把她裤头脱了下来。 -

-  我轻轻抚摸小雅的私处,皮肤很软,阴唇不大,我用手指伸进她的小逼能明显感觉到湿润,小雅不是处女,但小逼比较紧,因为湿润,所以我直接把她压在身下,借着酒劲直接把小弟弟送进了她的身体,在抽动的过程中,她一边呻吟,一边主动配合,同时用手抚摸我的蛋蛋,用嘴吃着我的咪咪,这让我上面舒服,下面小弟弟和蛋蛋一起舒服,抽动不到五分钟,我就要顶不住了,我说:“不行,我快顶不住了,你太狠了。”
-
-  小雅这时笑着说:“我要吃了你。”然后一口咬在我的前胸上,同时小逼紧紧的一收,我在痛感和快感的综合情况下,射了,很奇妙的感觉,我前胸留下了小雅的齿痕,妈咪,真厉害。 -

-  因为喝了不少酒,我半夜起来,又拉着小雅作了一次,因为我战斗力这时复苏,小雅本来在睡觉,不是很愿意,她被我操了二十多分钟,看我还那么勇猛,她说:“你这么厉害,我以后可不敢让你操了。”
--
  粗鲁的语言,从女孩嘴里说出来,更加激发了我内心的野性,于是我更是战斗力勇猛,看着这个年轻的妈咪被我操的用手用力抓着枕头,我感受到了一种征服,在小雅呻吟声中,我再次射了。
--
  第二天,我们早上起来,小雅笑着说:“昨晚你太猛了,我的髋骨现在都是疼的。”我抚摸着她的长发,把她搂在怀里,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我们各自离去。
--
  小雅这个女孩,因为是妈咪,和我的交往,果然与其他女孩不同,她有几次打电话给我说:“我这边又来了几个新来的小妹,我是个女孩,按照程序需要试种,要不你来试钟吧,我看这些小妹都挺漂亮的,让他们那些人试,有些可惜了。” -

-  看到这样的“邀请”,我很无语,我直接拒绝了,她虽然嘴上说:“让你帮忙,你也不来,那算了,可惜这些美女了。”但我能感觉到她内心的喜悦。
-
-  她说,她赚的差不多了,就把技师团队整体转让了,然后去过平常人的生活,远离这个圈子。但是我从她眼里读出来的贪婪,让我知道,她说的话,可能是个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 -

-  我现在正刻意的不去找她,但她拒绝让我进入这个行业的忠告以及对我的关心,让我知道,其实,妈咪,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她也会爱上别人,只是我和她之间,仿佛隔着一块玻璃,我能看到她,她也能看到我,却无法真正的走到一起,这是一种美好,也是一种悲剧,这种感觉,很伤,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