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高粱地的堂嫂
高粱地的堂嫂

高粱地的堂嫂

堂嫂丽琴的家在路边我有空就去她家玩,她刚生完小孩。身体很性感两个大奶屁沟很深,我天天想她一天我看她一人在家和她聊天,她说能帮我割点草么?我说有什么酬劳。她说你想要什么?我开玩笑的说要你,她没说话,问我去么,我说去。
-
-  我们来到田里,高粱已经很高拉,天很热,干了一会,她头上不停地冒出汗珠,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一大片,汗渍使得她的衣服贴在了身上,胸前的奶子更是被湿衣服紧紧地包住挺在那里这里的风俗凡是女人一经结婚,原来的姑娘保守防线就完全不需要了,结过婚的女人可以做当姑娘时不敢做的许多事情,象在这么热的天气里,村里的姑娘们还穿裹着厚厚的衣服,而结过婚的女人就没有了这样的约束,她们可以任意地光着上身不穿上衣。
--
  这不,刚说完太热的话后,丽琴就把身上被汗水湿透的褂子脱了下来,两只汗淋淋鼓鼓的奶子象肉球一样从衣服的约束下解放了出来。丽琴的奶子还象姑娘的奶子一样,它们十分丰满也极富弹性,两个滚圆的奶子随着丽琴双臂脱衣服的动作上下左右往返乱动着,它们就象生在女人胸前两个活蹦乱跳的肉球,这情景令我禁不住眼花缭乱,我的裆下也开始有了变化,自己感觉到原先还安份的鸡巴,已经一跳一跳不太老实地慢慢向上翘了起来。-
-
  丽琴一抬头见我一个劲儿地盯着她的奶子看,又看到我的裤裆里鼓成了一个大包的变化,她有点不好意思了,她下意识地用手遮掩了下胸前的奶子,但不想由于胳膊在胸前的拂动,使得奶子跳动得更加活跃了,而且胳膊根本遮挡不住胸前丰满的奶子,于是她不再对鼓涨跳跃的奶子进行掩盖,任它们充分地在我这个男人面前暴露无遗。
-
-  过了一会,喘平了气的丽琴转过身对我说:“我去尿尿”。看来丽琴真是没有把我当成外人,她没有了几天前的那种扭捏,当着我这个大男人的面,十分随便地本没有想避开我的目光,毫无顾及地解开裤子立即蹲下去小便。女人这时已经与前几天老呆在家时完全不一样了,那时我们三人在地里干活她要小便的时候,总是不声不响地自己一人跑到两个男人根本看不到的地方去。-
-
  丽琴大概是已经被尿憋得很久了,她一蹲下去我便马上就听到一阵极有刺激性尿液湍急的声音,而且我还看到黄色的尿水把她前面的泥地激打起一片尿花。
-
-  丽琴是背对着我蹲下去小便的,由于她刚才已经脱掉了上衣,现在因为小便又解下了裤子,所以我从后面清楚地看到了一个全身裸露的女人,尤其是她那肥肥白白的圆屁股,还有屁股沟里面的一簇阴毛,全都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见到女人身上的这些隐密,在条件的反射下,我的鸡巴立即猛地硬挺了起来。桂琴蹲在那里没有回头地对我说:“建树,你也憋得够戗了吧?你也方便一下,没有关系,嫂子不会看你的宝贝”。丽琴这时已经尿完了,农村女人不象城里女人尿完要擦什么屁股,她把屁股翘得高高地使劲地上下抖动着,好把沾在阴户和屁股上的尿水甩掉。-
-
  张开双腿在自己面前几步远地方小便的女人,当她用高高翘起屁股上下摆动的姿势甩掉尿水的时候,女人阴部的一切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在那条深色的屁股缝里,我看到了女人紫红色的肛门和被黑毛包围着的阴户,她的两片阴唇张开呈现着诱人的浅红色,阴唇和阴毛以及屁股上还沾着点点尿液,浅黄色的尿液在女人不断的甩动下,纷纷落了下来,象颗颗闪亮的明珠。看着女人最隐密的地方,这使我的表情变得迟纯起来,当时我的眼睛已经变得发直,它们一动不动地死死盯在了女人那个叫作“逼”的东西上面。站在丽琴的身后,我没有转过身去,木然毫无表情机械地掏出自己的老二尿了起来,虽然自己也在小便,但双眼却一直紧紧地盯着丽琴的屁股没有分神,以致最后的一点尿液竞落到了自己的裤脚和鞋上我都没有察觉。-
-
  当听不到我继续小便的声音后,丽琴转过身向我看了过来,当她看着我紧紧盯着她的目光和手握的鸡巴时,一改刚才不好意思的样子,她柔声地对我轻轻问道:“建树,看你真是个呆子像,看女人看得眼睛都直了,嫂子就那么值得你好看吗?你难道还没见过象嫂子这样的女人?你们这么开放的大学生,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呀,你在学校里肯定和女学生们玩过了吧?”  我脸红了,小声地回答说:“嗯,没有,我……我……还从来没有碰过女人”。我已经忘记该把方便的那个东西放回裤子里面去,就任由它暴露在外面。-
(
-
--
  “这么说,我们的建树是个好学生了,还是个没有开窍的童男子,那嫂子我今天就成全你,让建树看个够”。丽琴把身体向我转了过来,站直了自己的身体,于是她腿上的裤子随着人的站起来,一下子就彻底地滑落到了脚下,丽琴这个村妇,一个令我几天来暗恋着的女人,这时在我的面前已经成了一丝不挂的裸体女人。
--
  自己眼前的丽琴已经没有了原来的羞涩,她抬脚甩掉落到脚下的裤子,把她那双白白的大腿微微地向我张开,双手捧着胸前鼓涨而丰满的奶子,引诱般地前后左右扭动着胯部,让赤裸身体中最令男人激动的部分,就是大腿根那长着一簇黑色阴毛的部分,向我这个男人暴露展示开来。
--
  我被丽琴的举动惊呆了。这二十年来,除了看点黄片外,我还没有真正见过裸体的成年女人,看着丽琴阴毛上挂着的点点尿液,看着那两片象是会说话的红色阴唇,自己心里不由地感叹起来,原来女人的下边是这么撩人。露在裤子外面的鸡巴不争气地向上硬挺了起来。丽琴走到刚割下的草堆边坐了下来,她拍了拍松软的草堆,对我招了招手说:“建树,你过来吧,这草堆上十分舒适,正好可以让我们休息一下”。我刚走到丽琴的面前,她就抓住我的双手一把把我拉倒坐下,由于我没有丝毫的预备,身体撞到了她赤裸的身体上,我的手和脸都感觉到了她皮肤的暖和和光滑,当时自己心里既有兴奋又十分地紧张。-
-
  丽琴撒娇地扭动着赤裸的身体,示威地对我说道:“现在嫂子身上的所有一切你都看到了,嫂子的奶子和嫂子的屁股,还有嫂子屁股里面的宝贝,你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了”。丽琴说完这话,故意又把自己的双腿张开,让那个叫“逼”的东西彻底暴露在我的眼前,这让我的血冲上了头,有了昏晕的感觉。-

-  接着她用种不依不饶的口气又对我说:“不过这样不公平,只你看我不行,我也要看看建树的身体,你也要把衣服脱光了,让我看看你的光屁股,看看你屁股下面的宝贝”。听完丽琴说的话,我不由得心花怒放,她的话正中我的下怀,这也正是自己潜意识里想要做的事情,她的话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了我一个信息,这个女人已经向自己打开了最神秘的大门,她都不怕,我一个大男人还有什么可以顾虑的?
--
  自己原来在丽琴面前的那种心理上的羞涩,随着她的话烟消云散。我飞快地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和面前的丽琴一样赤裸了自己的全身。一旦两具赤裸的肉体有了这么近的接触,语言好象已经成为多余的东西,我一声不哼地用手迅速握住了丽琴的奶子,在我双手的揉摸下,女人成熟的身体颤抖起来,丽琴在男人的爱扶下,全身软瘫一般完全倒在了我的胸前。-
-
  我感受着两具赤裸肉体的亲密接触,手掌微微用力揉捏着她坚挺的奶子,桂琴也用她的手在我的大腿上轻轻抚摩着寻找着,我的鸡巴立即翘了起来,顶在了丽琴柔软的腰上。丽琴浑身震动了一下,我知道这是她感觉到了自己鸡巴的勃起,她抬起了头,水汪汪的双眼看着我说:“建树,我有点紧张,我们这个样子,不会有人看见我们吧”。说完这话丽琴抬头向四面看了看,然后把身边的青草又拉扯摆弄了下,象是要把她赤裸的身体在草堆中藏起来一样,做完这些事情女人又将头紧紧地靠在了我的胸膛上。太阳照在我和丽琴这对赤裸的男女身上,虽说天气够热的了,但赤身置于一大堆新鲜的青草之中,加上心情的亢奋,我已经有种全然不顾的感觉,管它有什么人呢,我现在只想和丽琴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  这时正是农民下地干活的时间,我抬头看了下一望无边的高粱地,远处和近处根本见不到一个人影,想必其他农户的人们也正象我们一样,在炎热的天气中为高粱锄草,劳作的疲惫中有谁会想到在这片高粱地旁边,还会有我和丽琴这对赤裸着的男女。我用双臂紧紧地抱住丽琴,两人光滑的身体在青草堆里纠缠在一起,我一边用嘴唇亲吻着丽琴的嘴唇,一边用胸脯不停地磨擦着丽琴胸前肥肥的奶子,这使我有种说不出来的剌激,胯下的鸡巴不受控制的在丽琴的两条大腿间跳跃,她小腹下的阴毛在我的小肚子上划来划去,让我有种欲罢不能痒痒的感觉。-
-

-
-  我的手顺着她圆滑的屁股一路摸了上来,擦过她纤细的腰肢,最后在她的奶子上停了下来。我曾听说结了婚的女子奶子会变得松软而没有弹性,但丽琴的奶子却是坚挺坚固的,抚摩起来手感很好,在我的爱抚下丽琴两个奶子上的乳头也变得坚硬了。我翻身跪在丽琴身上,用胸膛摩擦着她白皙丰盈的奶子,她的身体不断带给我阵阵的冲动。我可以看见丽琴闭着眼睛,微微张开的嘴唇在轻轻地喘息,性感的舌头在嘴里不停地转动着,象是对我暗示着将要发生的一切。我又再次埋头下去,把嘴准确地对准了她的嘴唇,伸出挑衅的舌头,象蛇一样灵活的探进她的口腔,卷着她的舌头便吸吮起来。
--
  丽琴鼻子里发出阵阵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身体象蛇一般在我身下扭动着,肌肤摩擦的快感让我浑然不觉自己身处何地。丽琴紧紧抱着我,两手在我的背上抚摩着,过了一会儿,她的手伸向我的下身,把我的鸡巴牢牢握住,轻轻的上下套动起来。-

-  我感觉到鸡巴在丽琴的刺激下勃起的更大更坚硬了,鸡巴头更是胀得像要爆开似的,我粗重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急促了,年青布满精力的身体被丽琴的温柔撩拨的快要炸开了。丽琴也从鸡巴阵阵的痉挛中感觉到我的变化,她松开了我的鸡巴,调整着自己的姿式,把自己的膝盖微微抬起,象个大字样地最大限度地张开了自己的双腿,又握住硬挺的鸡巴象扫帚扫地一样,在她的胯部阴毛处不断地往返扫动着,直到鸡巴硬得她用手已经扳不动了,丽琴这才低声地说:“它都这么硬了,你就进来吧”!
--
  我忙乱的挺起身子,跪在她的胯间,硬挺着的鸡巴象匹野马在她的阴部毫无目标地胡乱冲撞,第一次用鸡巴顶住女人阴户的我,这时还根本不知道女人身体的结构,更弄不清楚自己已经硬得发疼的鸡巴到底该向哪个地方插进去。丽琴看着我一付不知所措的神情,禁不住轻轻一笑,善解人意地说:“建树到底还是个年轻的男人呀,一点还不懂女人”。我又被她说得脸红了起来。-

-  丽琴抓住我的鸡巴慢慢地向她自己的大腿隐密处* 过去,鸡巴头擦过一片毛发丛生的地带,然后接触到了一团柔软炙热的嫩肉,接着丽琴抓着鸡巴的手让它停留在了一个暖和的地方,我感觉到顶住了一个湿润滑腻的小孔,丽琴的手带着鸡巴微微向自己身体里面用力一压,硬挺的鸡巴便顺利地滑插进了小孔,丽琴放开了那只握紧鸡巴的小手,象似等待地闭上眼睛轻轻地喘息起来。
--
  我再傻也明白了,把腰向前用力地一挺,鸡巴头和大半个鸡巴就刺入了一个从未进入过的暖和腔道,我再次用力,整根鸡巴就全部都进到了丽琴的身体里面,一阵销魂的快感立即涌遍了我的全身。“哦……嗳……”丽琴如释重负地呻吟了一声,她粗粗地出了口气,双手在我的屁股上抚摩起来。-
-
  这就是男女间性的仙境?我让硬挺的鸡巴停留在丽琴的阴道里面,伏在她的身上不再动了。丽琴睁开眼睛柔情地看了看我,笑着说道:“傻瓜,这样有什么好玩的,男人玩女人要动,不动就没有乐趣了”。“要动”?我有些愕然了,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动,怎么样才算是玩女人。
-
-  丽琴把手挪到了我的胯部,然后用双手托起我的胯部,向上推动起我的身体,让插在阴道里面硬硬的鸡巴向外抽出,在鸡巴尚未完全离开阴道的时候,她又用手把我的胯部向自己的怀里拉回,这样反复了几次,我终于在她无声的教导下,知道了自己硬挺的鸡巴该如何在女人身体里面运动。我向后缓缓退出让鸡巴抽出半截,然后再次用力将鸡巴全部插了进去,丽琴的腔道像是一个强力的肉圈将我的鸡巴箍的紧紧的,我按丽琴刚才的教导,让硬挺的鸡巴反复抽插了几次,渐渐明白了怎样追求更大的快乐,我半俯下了身子,开始快速的运动起来,性器磨擦带来的快感,如潮水般在我的身体里一拨一拨冲刷起来。-

-  丽琴白皙的身体随着我的连续冲撞颤抖着,她两手紧紧扣住了我的屁股,从她手指抓住屁股一紧一松的动作中,我可以感觉得出她的神情也是分外地快乐。-

-
--
  在我身体的前后拍打下,她富有弹性的奶子剧烈的颠簸着,我象俯卧在一具肉床上,迷醉在她湿热狭窄的腔道里,坚硬的鸡巴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刺入她的身体。-
-
  我的潜意识里面有股一定要用鸡巴征服丽琴的欲望,第一次做爱的我在上下不停的运动中,产生了种强烈的征服欲和破坏欲,我要让丽琴在自己猛烈的攻击下彻底崩溃。
-
-  我双手钩住了丽琴的肩膀,让自己的胸脯紧紧地贴住她丰满的奶子,不断翘起和压下屁股,让身下的鸡巴更加快速有力地深入她的身体,在这种持久的抽插中,两人小腹撞击发出的声音盖住了她的呻吟和我的喘息。丽琴的腔道一阵阵的紧缩,从她的身体深处涌出一股股滚热的液体,让我的抽插更加方便,每一次的深入都浸泡在她暖和的爱液中,而她腔道的肉壁每一次的紧缩也带给我更加刺激的快感,让第一次享受男女间快乐的我,简直就象漫游在快乐的海洋中。-

-  “哦……妈拉个逼的……嫂子的逼叫你撩日得好痒哟……”丽琴在性剌激极度的兴奋中说出了粗鲁的话来,她原来在我面前是从不说粗话的。
-
-  “建树……你弄的我的逼……又难受又舒适死了……我……喔……我好长时间没有和男人这样在一起了,我要你用死劲地日嫂子……快日我……快日……”。
-
-  丽琴的呻吟声缠绵悱恻又粗鲁,它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喜欢甚至迷醉这种声音,它给我心理的满足是如此强烈,而她身子的颤抖也象是受惊的小鹿,随着我的撞击如同正在受刑一般,但她脸上迷醉快乐的神情,却充分显示出她也正在享受肉体结合的快乐。
-
-  “原来还想这辈子我碰上个阳痿的丈夫,是自己的命不好,怕是再也不会知道男人是什么味道了,好建树,我的好兄弟,是你让嫂子真正当了回女人呀”。
-
-  丽琴在极度的兴奋中说出了自己家中的秘密。-
-
  丽琴的话让我明白了到她们家后的一切迷惑,彻底知道了老呆是个什么样的病人。“难怪老呆对自己老婆那么冷淡,他是白长了个鸡巴哟,那我也就只好不客气了,谁让你连自己的老婆也日不了的,我今天就算是代替代你日丽琴了”。
-
-  原本我就对老呆没有任何的好感,现在心里就有了一种报复后的快感,脑子里面想着这些事情,身下的鸡巴却更加下力气地抽插起来。
--
  真可怜了丽琴这么样个好女人,竟然有那么长的时间不能与男人合欢,我是该好好地让丽琴尝尝一个真男人的味道了。我感觉过了很久,但可能也就是几分钟,丽琴忽然抱紧我的屁股,小腹也用力的向上不停地耸动着,她在极力不停地配合着我鸡巴的抽插动作,女人阴部腔道的紧缩一阵紧接一阵,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根本没有了女人应有的羞涩,紧接着,一股股滚烫的热流从她的腔道深处喷出,将我的鸡巴头烫的暖洋洋的,她从嘴里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漂亮的脸蛋上显现出极度欢愉的表情。
-
-  “哦”!感觉着丽琴的极度兴奋,我在她双手痉挛般的扣抓下,也低声地叫了出来,随着快感的爆发,我人生中第一次性交的精液,象洪水样不可抑制的喷射迸发,它激烈地冲进了丽琴阴道的深处。-
-
  丽琴向上挺起着身体,紧紧抱着我汗津津的脊背不肯松手,并用双腿死力勾着我的身体,任凭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内一次次的爆发,让更多的精液进入她的身体最深处……激战后的两具赤裸肉体,浑身是汗地摊开在了青草堆里…… 当我们两人分开休息了片刻后,丽琴向我转身爬了过来。“建树,好建树,我的好男人,我还想要你,嫂子还没有尽兴,你给我舔舔它吧”。丽琴用手指了指自己下面的阴户,声音有点发嗲地央求着我:“你给嫂子舔舔这个──逼吧……”。她也为自己在清醒中说出了肉穴这样粗鲁的话脸红了。-

-  我不由分说地低头用舌头舔起了丽琴那两片肥厚的阴唇,那上面沾满了刚才两人性交时留下的液体,但我感觉这种味道对自己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剌激,于是便象只狗样使劲舔了起来,我还用舌头把阴唇分开,舔着女人阴户最上面那个肉鼓鼓的小阴蒂。-
-

--
  “哦……哦……好建树,轻点……不……再重点……哦……”在我舌头不停的剌激下,丽琴的阴户里面又重新流出了一汩汩液体,它们虽然有点怪怪的味道,但我不由自主一边继续舔着,一边把它全部都吞进了嘴里。我没有理睬丽琴呻吟的怪叫,只顾用力舔着那两片诱人的阴唇和象小肉块样的阴蒂,这女人身的东西,舔起来还真是有种美妙的感觉。
-
-  “喔……啊……嗳……建树……你要……把我……弄死了……喔喔……”桂琴嘴里发出的怪声听起来象叫春的猫,更象一只发情的母兽。我把舌头卷了起来,离开那两片阴唇,伸进了丽琴的阴道里面往返搅弄着,模拟着刚才鸡巴在她阴道里面的动作。
-
-  “喔哇哇……建树呀……啊……啊哇……我的好建树呀……啊……我爽死拉……喔哇……快……快……快……日逼……日逼……我要你日我的逼……日我的逼呀……快点……快点……快日我的逼……我受不了啦……”女人欢快的呻吟着,双腿象打摆子一样发颠地抖动着,一股又一股的阴液从她的阴道中不断地流了出来。-

-  丽琴的声音开始发喘,嘴里不停地叫道:“快点,快点呀……快快……我还要你……,再来一次……,日……快……日我的逼……快日……”她见我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就强行把我的嘴从舔着的地方猛地推开,“建树,我的好建树,快……快点,我又受不了了,你再来日我一次,我要你的鸡巴日进我的逼里去……快……快……”
--
  无奈经过刚才的激战,这时我的鸡巴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丽琴让我坐在地上,双手扶住我胯间软下去的鸡巴,她不顾一切地一口含住它,就象含了根香肠一样,她一边用力地吸吮嚼着我的鸡巴,一边口齿不清地嘟嘟起来。我愉快的呻吟了一声,用手抓住女人的奶子,使劲地搓揉起来,等着丽琴的下一步动作。-
-
  丽琴含住我的鸡巴一上一下的往返套弄,我真是舒适极啦,丽琴用嘴在我的鸡巴上套弄了有几百下,我的鸡巴已经重新被她剌激得硬挺挺的了,而且还在不停地跳动着。丽琴松开了含着的鸡巴,让我在青草堆上躺了下来,鸡巴便向上朝天雄赳赳气昂昂竖立着。
--
  这时丽琴分开曲起了她的两条大腿,跨过我躺着的身体象刚才尿尿时那样半蹲下来,她一只手轻轻握着我直挺的鸡巴,另一只手则用食指和中指分开了自己阴户上被液体贴住的两片阴唇,让她那个浅红的阴道口对准我的鸡巴,然后试探地向下运动着自己的身体,让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口上往返浅浅地进出着,我感觉鸡巴的头子重新又回到了女人身体里面那个暖和的地方,进进出出的有种格外舒适的感觉。-
-
  丽琴握着我鸡巴的手不停地向下退缩着,好让鸡巴逐步地深入阴道中去,这样让鸡巴在阴道中出出进进了一会儿后,丽琴完全放开了握住鸡巴的手,双手扶住自己的膝盖,然后象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身体猛地向下一沉,一屁股向我的鸡巴坐了下去。只听噗的一声,我的鸡巴象根硬棍子一下子就全根地插进了她的阴道,她那肥肥的两片屁股也坐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的鸡巴深深地剌进了女人的最深处,就在那一刻,我真是爽极啦。
--
  丽琴在我身上坐了几秒钟的时间,她就迫切急不可待地上下套弄起来,鸡巴在阴道里面象个橡皮塞子,在噗吃噗吃的响声下一出一进起来,女人的屁股拍打在男人的身上,也发出了阵阵令人发颠的响声。丽琴一边半蹲半站地上下运动着,一边不顾一切的呻吟怪叫起来,只见她胸前的两个大奶子上上下下地跳动着,她不断呻吟着:“喔喔喔……喔哇哇……真是舒适死啦……喔哇……我要飞上天啦……喔喔……建树的鸡巴……我的鸡巴……我最喜欢的鸡巴……大鸡巴……”-
-
  丽琴淫荡的叫喊声,让我热血冲上了头,我死死地抓住她的两个肥奶子,随着她的动作使劲地揉弄着,我感到这样还不够泄火,于是又拉下了她的头,两个人的嘴唇立即就粘在了一起,我上面的舌头在她的嘴里使劲地搅动着,下面的鸡巴也不甘示弱地向她身体深处剌去。我不停地向上挺着身体,让鸡巴反复地在女人阴道中出出进进,这个时候,我的嘴恨不得一口吃掉面前的这个女人,而鸡巴却想把这个女人的阴道插透。丽琴神情极度投入地就这样高高翘起她肥白的屁股,让阴道套住鸡巴上下快速地运动着,全然不顾自己气喘嘘嘘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看到丽琴身上冒出了许多汗珠,同时我也听到了她那种歇斯底里的急喘。
-
-
--
  于是,我抽出了插在她逼里的鸡巴,翻了个身,用一股力量把半蹲着的丽琴掀翻,然后掰开她的两条白腿高高地举了起来,让鸡巴对准那个湿漉漉的逼,重新把鸡巴狠狠地插了进去。
-
-  “喔喔喔……喔喔……我真的要升上天啦……喔喔……你……太会日逼了……大鸡巴哥哥……大鸡巴爹爹……我亲亲的大鸡巴爷爷……我亲亲的大鸡巴……你太会弄啦……太会日女人啦……喔喔……喔喔……”丽琴口齿不清的呻吟仿佛就是信号,我更加卖力的狠狠地捣弄着她的逼,而且不断的变换着方向,上下左右地往返摩擦着。
--
  “喔喔……喔喔……要死啦……喔喔……我不行啦……真的不行啦……快……快……快呀……喔喔喔喔……”一汩热乎乎的水从丽琴逼的深处喷射了出来,她终于又一次达到了性交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