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神将军
女神将军

女神将军


……

「穆罕将军这次替大王抓住了那个军神,这可是大功一件啊!来,我敬你一杯!」一名将领举杯说道。

「呵呵,到时候大家都可以尝尝这大恒军神的味道!」穆罕刚准备起身,突然一名士兵冲进来了「大人!秦晔不见了!还有那队看守士兵死在那里了!」「什么!」穆罕将酒杯扔到了地上,「快去搜!带我去现场!」「是!将军。」「将军,就是这里!」士兵指着那个戒备森严的帐篷说道。「好的,进去!」只见几个士兵倒在地上,一滩滩淫水和精液洒落在地上。穆罕踢了一脚倒在地上士兵「一群蠢货!完全没脑脑子吗?」夷族王此时也走了进来「废物,一个女子都看不住!满脑子只知道女人!穆罕!」「在!」「我命你立马给我把秦晔找出来,不然拿你是问!」「……是!」……「晦气!」穆罕将侍女送来的酒杯扔了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让我静静!」「是……」穆罕解开皮夹,准备扔出去时。一个刀锋抵在了他的喉咙上,「安静!

别乱动!让周围的人离开!快!」一个清冷的女声从穆罕背后传来。

「这位……你要怎样?」「少废话,让外面的送点食物来,再送几桶热水进来,赶快!」「好好,别激动!我去!」穆罕举起手说道。「来人!送一些食物,再来几桶热水,放外面就好,还有卫兵你们也离开吧。」「是,大人。」「我说你不觉得绑一个大男人很诡异么?不过军神你居然能潜入我的帐篷,果真厉害。」秦晔将其捆在柱子上收紧绳子说道「少废话!」「大人,东西送来了。」「好,你们退下吧。」穆罕扭过头看着秦晔憔悴的娇顔,「军神自己去去取吧,说实话你偷来的这件衣服穿在你身上真漂亮。」「老实点!」秦晔瞪了他一眼,伸手取进了食物和热水。

「你叫秦素柔对吧?」穆罕看着正在用力撕咬羊腿的秦晔,「你不会几天没吃饭了吧。」「咳……」秦晔喝了一口马奶酒,长舒了一口气「你们这群蛮子给我吃过饭了吗?」「额……」穆罕想了一想似乎这一路只顾着玩弄她的肉体,没有管过她是否进食。「那军神准备怎样才能放了我?」「送我回大恒,我就放了你,我想家了……」秦晔流下几滴眼泪「我想家乡的桃花林还有我和夫君常去的那条小溪。」穆罕看得有些发呆,秦晔立即摸了摸眼泪「看什么看!转过去!我要沐浴了。」说完便拉好帘子遮住了穆罕的视线。

哗哗的水生和那动人的身影,让穆罕浮想连天,不由想到秦晔裸体的样子。

「咳……现在想些什么呢,得弄开这绳子。」不得不说秦晔绑人的技巧太烂,没费多大劲穆罕就睁开了束缚。穆罕活动了一下手腕,突然听到几声娇喘。

「啊……哈……该死额……又来……」穆罕偷偷掰开一条缝偷看,只见秦晔眉目禁闭,一只手在在乳房上按来按去,一只手伸进蜜穴,一双美腿在桶外抽动。

「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可恶……好痒……啊……」秦晔刚高潮,突然发现一个黑影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身子立即缩进水中「你!你怎么挣开的?」只见穆罕拿着一卷绳子走过来「素柔,需要我帮忙吗?」「滚……滚开!」秦晔此时太过于慌张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称呼。

「来吧,看你这么吃力我来帮你吧。」穆罕伸手抓向秦晔。「滚!不要……」秦晔伸出手打开穆罕的手。「不要反抗了,看到你这么难受,我来帮帮你吧。」穆罕一把将秦晔拉出水桶,将她扔在了软塌上。

「不要……放开我……」秦晔在软塌上不断的挣紮,四肢不停的蹬动。穆罕将秦晔按住,一圈圈的绳子在秦晔身上缠绕,将其双腿分开绑在了床柱上。「放开我,你……啊……」秦晔扭动身子,躲避着穆罕的手。

「素柔,你刚开始不是想要吗?」穆罕收回了双手。「不要……不要……求你了……」秦晔双眼留着泪,不停地挣紮。穆罕看到这凄美的画面完全忍不住了,准备将秦晔就地正法「你开始不是还在自慰吗?」「啊~ 哈~ 又来了,不……啊!」秦晔再次扭动起来。

穆罕被她激烈的动作吓到「你怎么了?」「好痒,啊……先放开我,啊!求你了!我受不了了!」秦晔身子弓起,胸口不断起伏。「都是……哈……你们这啊……群混蛋下的药!」秦晔身子越来越烫,性感的红唇微微张开,修长的双腿开始盘曲,额头上分泌出细密的汗珠。「啊……帮我……」秦晔目光迷离,乳头开始渗出白色的乳汁。

「说了让我来帮你!」穆罕脱下衣服翻身骑在了秦晔身上,双手按在了秦晔的乳房上。「啊……用力捏……」穆罕乳肉在手,舌头不断在秦晔的乳头上舔动。

「啊……不要折磨我了,用力……啊……」

「你求我!」穆罕撞了撞秦晔的蜜穴,就是不进去,啃着她的奶子,就是不吸,让秦晔的乳汁和淫水慢慢的流淌。「我求你,啊……快给我吧……」秦晔高声呼叫道。

「不给!让你前面拿刀威胁我!」「我、我、啊……我错了,哦……快给我……」秦晔在淫药的作用下渐渐迷失。「呵呵,小骚货。」穆罕一挺腰,刺进了秦晔的蜜穴,在哪狭窄的肉穴中疯狂的捣动。

「快说小穴被干得好爽!」穆罕喊着秦晔的耳垂说道。「啊、啊啊啊啊、休想啊……」秦晔似乎还存有一丝理智。「额……你……」突然穆罕停下动作从秦晔的蜜穴中抽出。

「不要停,继续。」秦晔扭动着臀部希望穆罕继续。「那你得说!」「你!」秦晔瞪圆了眼睛「你捆着我的,我是被你强迫的!」「哦?那我走了,你一个人慢慢玩。」穆罕松开了秦晔的乳房,准备起身。

「喂!」秦晔咬着嘴唇「我说,我说,我……被你……干得好爽!」「这还差不多嘛!」穆罕抓住秦晔乳房的根部,舌头在她乳晕上打转。

啪、啪、啪。「啊……好舒服、用力、揉我哦……」秦晔彻底在肉欲中迷失,一对豪乳不停的弹跳,乳汁送乳头中流出,那还有一点赌场千军万马的军神气质。

「不行,太爽了!」穆罕几抖,将精液射入了秦晔体内。「啊……被干得好爽!」秦晔将大量淫水喷出,然后晕了过去。

「唔……」秦晔缓缓睁开眼睛,只见穆罕坐在自己身边,正在把玩自己的乳房。「你拿开你的脏手!」秦晔怒斥道。

「哟,是谁刚才求着我干她的?」穆罕不但没松开,还用力的捏着秦晔的乳头。「都是你们这群杂种给我下的药!你们猪狗不如!杀我夫君,犯我国境!呸!」秦晔开口大骂道。

啪!穆罕一巴掌抽在秦晔脸上「我们杂种?你夫君当年杀害了我们多少族人?

你们大恒把我们一再北赶,难道就是道义所然?」秦晔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我……」「你们大恒的人是人,我们就不是人了?凭什么你们可以把我们赶走,然后占据肥沃的土地?我们也要生存!」穆罕拿出皮鞭一鞭抽在秦晔的乳房上。

「啊、呀、啊……」只见穆罕不停挥动着皮鞭,在秦晔身上留下一条条鞭痕。

「我们猪狗不如,你们就高尚;我们杀人如麻,你们就仁慈;你们上天的子民,我们就是被遗弃的种族!」「啊……」秦晔在穆罕的鞭打下惨叫连连,两团乳肉被抽得弹跳不止。「我……我们不也……没有入侵你们草原啊……」秦晔喘了几口气反驳道。

「呵呵。」穆罕怒极反笑,双手撑着秦晔的乳房说道:「你想知道为 什么你们这次不反攻草原吗?」「嗯?」秦晔虽然被按得生疼,但是强忍着让他说下去。

「因为 你们没钱了!你们的士兵要吃饭!马要吃饲料!这都是钱!你毕竟是女人,你不知道你们国内已经开始卖官了!不是你们仁慈,而是没钱打了!」穆罕吼叫到,幸好周围在他的吩咐下已无一人,不然绝对会惊动守卫。

「不,不可能,你骗我!」秦晔不相信,「还有,把你的手拿开!」「呵呵,不信?」穆罕看着这个被双手高举,浑身绳索佳人,松开了她的双乳,开始抚摸她的双腿。「你知道你为 何能被我们轻易的抓住吗?」「因为 那两个败类!」秦晔咬着银牙说道。「你觉得就他们两敢做这种事?

这是你们朝廷的意思!我的王曾让我和你们皇帝交涉。我们提出两个要求,一旦达到就发誓永不犯境!」「两个要求?」秦晔已经不管在自己腿上抚摸的手。穆罕将手伸到秦晔的大腿内侧「其一要他们帮大王装好手臂,不然你以为 我们有这样的技术?其二,就是把你献给大王!」「难道……他们答应了?」秦晔艰涩的问道?「不然你怎么可能被我们抓住?

怎么会被我狂草?」穆罕抽出手,又按在秦晔的右乳上。

「不、不可能,我夫君为 国捐躯,我为 国拼死拼活,他不可能这样对我,你在骗我,滚开!」秦晔突然大吼道。

「你自己慢慢想吧,我就睡你旁边,早点休息。估计明天大王就会派人过来,我保不了你,到大王哪你就没好日子过了,大王现在只想狠狠的虐待你。」「不可能……」秦晔双眼无神,低声喃喃道,根本没有听进去穆罕的话,穆罕怕她乱喊,用布团塞进了她的嘴里。

第二天,穆罕突然被娇喘声吵醒,只见秦晔交叠捆好的双腿在哪乱扭,粉红的乳头已经充血,淫水和乳汁满满流了出来。「呜……呜、呜……」秦晔此时双眼迷离,呻吟声模糊不清。看得穆罕两眼发直,直接翻身压住秦晔。「呜、呜、呜……」秦晔在穆罕的抽插下娇颤不止,滚圆的酥胸在穆罕的手上不断变形。

「爽啊,素柔你夹得好紧!」穆罕下体一阵痉挛,然后将一股浓稠的精液射入了秦晔体内,再顺着雪白的大腿留下。

哧哧,穆罕吸着秦晔的奶子含糊不清的说「你的乳汁味道真不错,我真想让你服侍我一辈子。」「呜……」秦晔已经从淫药的作用下清醒,杏眼瞪圆,怒视着正在自己左乳上疯狂啃咬的男子。「哟,怎么这么看我,不是谁一早就发情了。」穆罕取出秦晔口中的布团。

「呸!还不是你们给我下了不知道多少药!谁让你帮我了混蛋!」秦晔怒斥道。穆罕看着秦晔身上的绳子三指一节,然后松开了秦晔的左乳「行,你自己来。」「你!」秦晔左乳已经恢复正常,而右乳却依旧鼓胀,想当初自己被李素二人吸的奶水根本不够,这次居然这个夷族人说走就走。「素柔,有事吗?」穆罕一脸坏笑的问道。

「谁允许你叫我素柔了!滚!」穆罕立马转身就走。「你!」秦晔咬牙切齿,右乳的不适让她很是难堪「回、回来!」「谁再叫我?」穆罕一脸迷茫看着榻上被绳子紧缚的美人。「我!」秦晔看着他那副表情恨不得扇他一耳光,可是双臂反剪,现在都发麻了。

「你是谁?」穆罕依旧一脸茫然。秦晔咬着银牙「秦晔!」「秦晔是谁啊?

我不认识。」

「你!」秦晔气得都快吐血了,扭动身子想坐起来暴打这个无耻的人。秦晔感觉到自己的右乳越来越涨,深吸了口气,用娇柔的声音说道「我,秦素柔。」穆罕突然变成一脸关切的表情「素柔,你怎么了?」「帮我!」秦晔看着这无耻的男子,怒嗔道。「帮你什么啊,是饿了吗?我帮你去拿吃的。」「你!」穆罕一脸关切,让秦晔根本看不出是哪个昨晚用鞭子狠狠抽自己还强奸自己的混蛋。「素柔,难道不是饿了?」「你!帮……帮我……」秦晔毕竟是名门世家,面色潮红,不愿说完。

「帮你什么?不说我怎么帮你啊。」穆罕一脸正气的说道。秦晔的脸红得都快渗出血了「帮…帮我吸……吸奶……」说完秦晔就将头偏了过去。

「不早说嘛,我来帮你。」说完穆罕就抱着秦晔的左乳猛的啃咬。「啊!你,不是那边,好疼!啊!」「哦?那边?」穆罕松开秦晔的左乳问道。「你……你这……混蛋!在右边!」「这不是右吗?」穆罕在秦晔的左乳上抓了抓。

「你!」秦晔知道这家夥是故意在玩弄她,气得胸口不断起伏「我的右边!」「噢!早说嘛,不过我喝饱,现在不想喝了。」「你、你要怎样!」「我想素柔喂我喝。」「休想!」想法一出遭到了秦晔激烈的反对。

穆罕拿出一个漏斗状的东西,放在了秦晔的奶子上。「这是?呜……」秦晔被穆罕用口球塞住嘴,再将软管塞进秦晔的嘴里。

「呜!呜!咕噜……」穆罕一按,一股乳汁就喷射出来,然后进入秦晔嘴中,让她被迫喝自己的乳汁。穆罕松开秦晔的口球,问「喂我吗?」秦晔此时乳房还隐隐作痛,看着放在自己乳房上的器具,艰难的说道「喂……」「来!」穆罕将秦晔扶坐起来,则自己就躺在哪张着嘴。

「你!」秦晔艰难的挪动自己的身子,在微微前倾将乳头靠近穆罕的嘴。穆罕将头一摆「到这边来。」秦晔又缓缓的挪动到穆罕旁边,跪直,让穆罕吸住自己的乳头。

「不错,服务周到。」穆罕叼着秦晔的乳头,吸着奶说道。「你!」秦晔此时跪得双腿发麻,可穆罕就是不紧不慢的吮吸。

终于秦晔双腿一软倒在了软塌上,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晔,我好想你……他们都欺辱我……」穆罕立马爬过来,抚摸着秦晔的秀发,开始用力吸秦晔的乳头「好了好了,我不欺负你了。」就在穆罕穿好衣服,准备出去面见夷族王时,突然外面的卫兵喊到「恭迎大王!」「穆罕,军神的滋味如何?」夷族王一脚迈进了穆罕的帐篷。「大王你都知道了啊!」「昨天我搜查时路经你的帐篷时听到你的那番言论不错。不过秦晔我就带走了啊。」夷族王走到软塌边,看着正往角落里蜷缩的秦晔。

「等我玩完了,就把她上次给你,随意给你玩弄,就这样了,任我带走了。」夷族王将秦晔扛在肩上,走出了帐篷。

……

「啊……」嘶哑的呻吟声从秦晔口中发出。秦晔面色潮红,身上细密的绳网将她缚住。夷族王将她双腿分开,分别抱起,在她的蜜穴里抽动。

秦晔已经不记得又被喂了多少淫药,被夷族王插得高潮了几次,只知道此时自己四肢完全无力,只能任由摆布。

「哈哈,秦晔,舒服吗?」夷族王看着曾经杀得自己到处逃窜的女子,如今被自己干得完全瘫软,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啊……」秦晔的乳汁源源不断的从她乳头上流出,雪白的大腿已经被精液和淫水弄得一片狼籍。

夷族王下体一抖再此将精液送入秦晔体内。「啊……」秦晔也颤抖几下,一股淫水喷了出来。

夷族王将秦晔翻过来,让她趴在床上,对准她的菊花爆插起来。「啊!啊!」秦晔没想到夷族王还有精力,趴在软塌上无力的惨叫着,胸口流出的乳汁将床单浸湿。

「你居然弄湿了我的床单,给你来点东西。」夷族王一边卖力的抽插,一边将秦晔拉起,取过旁边的烛台将滚烫的热蜡滴在秦晔的乳头上。

「啊!啊……」乳头上传来的灼烧的疼痛让秦晔拼命的挣紮,乳头被热蜡强行封住,鼓胀的疼痛让她精神恍惚。秦晔被夷族王近乎拉成了一个圆,各个关节似乎都快脱臼。

「啊!不要……啊!」残暴的抽插让秦晔的蜜穴红肿,撕裂般的疼痛刺激着她。「啊……」夷族王顶到秦晔花心,再将一股精液射入。

「呼……唔……」夷族王松看奄奄一息的秦晔,看着她躺在床上微微的抽搐,两颗奶子越鼓越大。突然喊道「来人!让衆将过来同我一起进餐议事。」然后不顾秦晔的此时的情况,将一瓶瓶的淫药强行塞进秦晔嘴里。

「呜……咕噜……」秦晔被夷族王骑在身下,一双美腿在夷族王的跨下不停抽动。

……

「草原上的勇士们,你们草原上的好郎儿,今天我请各位来是想商讨反攻大恒的事宜。」夷族王从主席上站起,举着酒杯对着下方十数个其他部族的首领说道。

「王!我们随时都准备好为 弟兄们报仇!」那群人似乎已经完全忘记合约之事,皆表示自己愿意参战的决心。

帘子掀开,几名美貌的侍女端着酒杯走了进来。「这是我特意为 大家准备的东西,来尝尝看!」「嗯?这似乎不是马奶酒,似乎就是奶。」下面的人一阵窃窃私语。

穆罕闻了闻,再浅尝了一口,皱起了眉头。「难道……」这个味道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是秦晔乳汁的味道!

夷族王笑着说:「各位,这个是大恒军神的乳汁哦!」夷族王拍了拍手,一名侍女推着一辆车走了进来。只见车上有一根横着的木棍,秦晔趴在木棍下,双臂关节被缠死在木棍上,再手腕交叠皮扣铐牢连至腰间。双腿弯曲,脚踝分别捆在木棍的一端。

「呜……呜……」秦晔的蜜穴和菊花里插着一根橡胶棒,侍女在一旁不停的转动,引得她不断的娇叫。

夷族王拿着酒杯放在秦晔的乳房下,然后抓住乳房一拉。「呜……」秦晔头向上一仰,一股乳汁喷射进夷族王的酒杯。绝色美女被如此淩辱,如此香艳的画面让衆人口干舌燥。

「各位如果还想喝的话就自己来挤吧。」在夷族王的示意下,侍女将秦晔推到宴会中央。

秦晔的乳房瞬间被无数只手覆盖,两颗奶子被人抢来抢去,自己也源源不断的射出乳汁。「呜、呜……」秦晔感觉自己如同乳牛一般,感到十分的羞耻。

良久,人散去不少。一名夷族将军走上前,捏住秦晔两颗乳头,开始上下扯动。一股股乳汁从乳头中喷出,那人又松开乳头转而在秦晔乳晕上挠动。「军神,可舒服?」「呜……」秦晔含着口球怒视着他。

「呜、呜!」秦晔似乎要说什么,可口球塞住,让她口齿不清。「哼,你杀了我弟弟,我不干一下你我不甘啊。」「烈克,允许你为 我们表演一下!」夷族王笑道。「谢大王!」烈克毫不犹豫的取下秦晔的口球,将自己的阳具塞进了秦晔的小嘴中。

「额呜……额……」烈克每一次都插入了秦晔的喉咙,引得秦晔一阵干呕。

「军神你挺有天赋的嘛。」秦晔的用她的丁香小舌想将烈克的阳具抵出去,无奈反而让他更加舒服。

「大王……」「今天大家让尽兴!」

「呜、呜呜!」秦晔惊恐的看着围上来的一群人。哗!橡胶棒拔出,大量的淫水一下流出,一名将领将舌头伸入秦晔的小穴,那双手自然的抓上了她的翘臀。

「呜……」秦晔感受到下体的异样,不由身子一阵酥软,原本用力抵挡的舌头变成了酥软的舔动,让烈克一阵好爽。

翘臀被捏住,乳房正被挤奶,蜜穴和小嘴被塞满,就连插在菊花中的橡胶棒也被人拿着抽插。「呜……哈……」烈克将浓稠的精液射在秦晔的脸上。秦晔耷拉着头,张开嘴喘着粗气,无奈又有一人抓住她的头发。「不……呜……」又是一人将自己的阳具塞了进去。

一前一后,秦晔身上的三个洞被塞的满满的。啪唧啪唧……后面的将领每次冲击都顶到了秦晔的花心,秦晔刺激得娇颤不已。

蜜穴的抽送巨大的快感让秦晔很是着迷,但被一群夷族人轮奸又很是屈辱,这矛盾的心理在她内心中作斗争。「呜……呜……」前后的同时冲击,让秦晔感觉整个人都被贯穿。可周围的人不管那么多,都争先上前「妈的,是我先来的!」「屁,我先来的!」……「呜……呜……」秦晔此时早已被解开束缚,浑身瘫软的被衆人掌控。「妈的,她这肉穴真舒服,干得停不下来。」秦晔身子后仰,双臂无力垂下,乳房和双腿满是抓痕,蜜穴被干得红肿。

「啊……不要啊……哦……」每次到顶都会引得秦晔一阵娇叫。夷族将领感觉到秦晔蜜穴越缩越紧,舒服得妙不可言,一股精液蓬勃而出,射入了奇异的子宫。

「啊……啊……」秦晔双眼翻白,身子一阵乱扭,便晕了过去。乳白色的精液混杂着淫水顺着哪早已一片狼藉的大腿留下。

……

「唔……」身体的上的灼烧感让秦晔慢慢睁开了双眼「好热……怎么!」巨大的木架将秦晔吊起,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娇嫩的手腕上。秦晔身下是一个巨大的篝火,火舌喷有一人多高,巨大的热浪喷涌而出,烘烤着全身赤裸的秦晔。

噼啪……火烛清脆的爆鸣声连绵不绝,对秦晔来说犹如催命符一般刺耳。

「你们要干什么!放我下来!」秦晔在高空中踢着双腿,两团乳头在胸前晃动,煞是好看。

夷族将领都坐在篝火附近,看着秦晔挣紮,炽热的烈焰将秦晔烤得全身通红。

热气的冲击让秦晔不断有汗水流出,可刚流出没多久,又立即被烤干。「啊……放开我!呀……」「军神不急,这只是前戏,后面更精彩呢。」夷族王拍了拍手「来人!把东西给我拿过来!」只见衆人擡过来一根长长的木杆,木杆的一端固定着一根短刷橡胶棒。

秦晔不安的扭动,她没想到他们要在空中淩辱自己。「军神,我来帮你加点料。」夷族王在橡胶棒上倒了些粉末,然后举起来伸向秦晔的私密处。

「拿开!拿开!」秦晔踢动着腿,让夷族王无法将橡胶棒靠近秦晔。夷族王戳了半天也未能成功,怒气一涌而出「你们给我把她她放下来点!」「啊!你们这群混蛋!好烫!啊!不要!」跳动的火苗距离秦晔的秀足不足10寸,烈焰的烘烤让她本来已经通红的身躯更加妖艳,柔嫩的嘴唇已经因为 缺水而干裂。

「啊……好烫……放我……」秦晔此时脱水过多软软的被吊在木架上,手腕被绳索勒得发紫。「差不多了,把她拉上去,再把她的腿分开。」夷族王看着奄奄一息的秦晔下命道。

「唔……啊……」秦晔的膝关节被套上绳索,让腿成M型分开。「军神我来了!哈哈……」夷族王瞅准目标将橡胶棒一举插入。

「唔……」秦晔闷哼一声,双腿不自觉的夹了夹。「军神,叫大声点,我们听不见。」夷族王将露出来的一截完全插入,直顶秦晔花心。

短毛在秦晔肉穴里拼命的刷动,在春药的作用下秦晔的洞穴内开始渐渐湿润。

「啊……拔……拔出来……啊……」秦晔仰着头,身子不断的娇颤。夷族王每一次冲击都直逼秦晔的花心,狭窄的肉穴在橡胶棒的刮擦下微微的缩紧。

扑哧、扑哧……终于秦晔在双重刺激下淫水开始流出,滴在了篝火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啊……不要……哦……啊……嗯嗯嗯嗯……哈……」连绵不断的抽插,让秦晔很快迎来了又一次高潮,秦晔身子剧烈的后仰,狠狠的颤抖了几下,淫水划出优美的弧线落了下来。

「哈哈,她居然潮吹了!」「天生就是欠日的!」……「唔……」秦晔屈辱的流下眼泪,以羞人的姿势继续被夷族王玩弄。

……

「水……给我水……」秦晔被放下来后张开她干枯的双唇哀求道。「你们!

军神要喝水了,给她喝够!」夷族王从巨大的木桶里舀出一瓢水就开始往秦晔嘴里灌。

「咕噜、咕噜……」一瓢过去,夷族王又舀出了一瓢水往秦晔嘴里灌去。

「咳咳……」秦晔瘫软的娇躯微微的颤动,清水不断从嘴角流出。

「妈的,老子伺候你喝水,你还这么不领情!」夷族王捏开秦晔的小嘴,将一个漏斗插入她的嘴中。

「不……呜、呕……咕噜……咕噜……」秦晔被迫喝下一瓢又一瓢,平坦的小腹微微的隆起。「哇!」终于,秦晔口鼻同时出水,再也喝不下去了。

「军神还想喝吗?」夷族王按了按秦晔凸起的肚子。「哇!」秦晔再次吐出一口水「你……呸!」「好啊,还嚣张!」夷族王一抹脸上的口水,抓住秦晔的脚踝,将她倒提起来。「啊……你这家夥要干什么!啊……」秦晔被夷族王扔进了木桶,激起了一阵水花。「军神,得喝完!」夷族王用手将秦晔刚浮出水面的头再次按下。

「呜……」秦晔在水中疯狂的挣紮,不断有气泡从口鼻冒出。哗!就在秦晔快窒息时夷族王抓住秦晔的头发将她拉起来。「呼……哈……呜……」秦晔刚喘口气,又被夷族王按入水中……秦晔就在这生与死的徘徊中,渐渐感觉到了一股尿意,双腿也开始慢慢搅合。

肚子好疼,怎么办,呜……秦晔的下体开始微微的颤抖,分明是憋不住的表现。

哗!夷族王将秦晔抱出「军神,洗了个澡感觉如何?」秦晔此时双腿绞缠,用力的加紧。满脸绯红,下体微颤,根本不在意夷族王在捏自己的乳房。

「放开……让我去……」秦晔微微挣紮道。「嗯?」夷族王一把拉起秦晔的一条腿,并在她的蜜穴上滑了一下。「啊……」秦晔如同触电般颤抖,险些克制不住自己。

夷族王看着自己怀里面色鲜红的佳人,含着她的耳垂问道:「军神莫不是想方便了吧?」秦晔一听面色更加鲜红,好像会滴出血一样。「早说嘛!来吧。」夷族王豪爽的一笑,挽住秦晔的膝关节,将她双腿分开抱在怀里。

「呜……」秦晔别过头,双手护胸,不愿以如此羞人的姿势当衆方便。「哟,还不愿意啊,各位你们说该怎么办?」夷族王看了看怀里的美女说道。

「大王让我们来整治她!」「好!交给你们了,这次得让她生不如死。」夷族王将秦晔扔给了手下的将领。

「你们滚开!啊……干什么混蛋!啊……」秦晔被一群人围住,双臂被人从胸口拉开并扭到身后。细密的绳结开始分布在秦晔的身上,菱形的网格开始慢慢包裹住她。

「啊……你们啊……不要!」一团团棉花被塞入秦晔的尿道,最后把一颗珠子卡了进去。「滚开!」就在他们将秦晔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准备捆绑时,秦晔娇喝一声踢到了一人,然后立即翻身而起。

美腿一擡踢向靠过来的将领,可是被淩辱太久气力不足,软绵绵的一脚反而被人抓住。「呀……」秦晔被搬到在地,大小腿交叠,细密的绳结讲起牢牢绑住,甚至勒入肉中。

一名将领一脚踩在秦晔的乳房上,并狠狠的转了转,「军神大人,你可记得我?」「咿……」秦晔咬着银牙没有呻吟出来。望着这个正在踩自己乳房的家夥,秦晔很无奈,她浑身被缚毫无反抗之力。秦晔也认识这个人,曾在一场战争中被她单枪匹马挑翻在阵中,并导致军队半数阵亡。

「我今天得好好的感谢你!」那人一脚踢在了秦晔的肚子上。「啊!」秦晔感到腹部一阵剧痛,整个人都蜷缩在一起。

「啊!不要!啊!啊!」秦晔在那人的踢打下无力的惨叫,满身的尘土,还带有些淤青。「呵呵,军神大人,我帮你一个忙。」他取出来秦晔下体中的堵塞物,再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插入了秦晔的蜜穴。

「啊……」可恶……我挣不开……下面……他的手指居然还转……不行有感觉了……怎么办,我不想被这群蛮子……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高频度的撞击,让秦晔的蜜穴一点一点的润滑。

「发浪了啊,吸得我好舒服…」

「唔……唔……」秦晔咬着嘴唇,头不断的摇摆,不愿被如此挑逗。渐渐,淫水飞溅,秦晔在他最后的一勾中彻底崩溃「啊……」淫水和尿液一起喷洒而出,落在了地面上。

「潮吹了!她潮吹了!」「伊斯德将军真厉害,居然让她失禁了。」啪、啪、啪,夷族王拍着手「好,很好,表演不错,接下来谁上?」「我来!」名叫巴图的将领上前,把倒在地上的秦晔扶起,拉到自己的怀里。

秦晔闭着眼,让长发遮住自己的脸庞,不愿让他们看见自己,当然这都是徒劳的行为 。

「唔……哈……唔……嗯……」秦晔的双乳被巴图托起,小巧的乳头在他的播弄下不断的翻滚。秦晔脚趾蜷曲,被反剪的双手不安的扭动,可是手指都被细丝相互缠绕,根本没法有一丝的挪动。

「哈哈,不错,这对奶子养的真不错,手感真好!」巴图看着秦晔浑身细密的绳网,娇嫩的肌肤被勒得发红,取出一个乳枷铐在了秦晔高耸的乳房上。

秦晔在衆人的逼视下很是难堪,美目中闪动着怒火「孽障!」「呵呵,军神的这对好奶子不用太可惜了,来,我来帮你开发一下。」巴图伸出手,捏起秦晔高耸的乳房。

「啊……你在……啊……干什么!啊……」秦晔在巴图怀里不甘的扭动,可那对丰满的乳房就是逃脱不了掌控。轻点乳头,轻揉乳晕,拿捏乳肉,连点乳根,弄得秦晔娇喘连连,无力的在他怀里抽搐。

慢慢的,秦晔感受到了一股热流在汇聚。「你……你做了什么!」巴图边揉边慢慢说道:「没什么,只是给你按按,好让你産出甘甜的的东西。」秦晔感到胸口越来越涨,开始拼命的挣紮,可是巴图的手如钳子死死抓住秦晔的乳房。「不要!快停下!」「来不及了!你们恒朝御医的方法真有用,哈哈……」噗……一股乳汁喷射出来,远远的落在前方酒杯中。

「啊……不要啊……啊……」巴图每一次拉扯,都有一股乳汁喷出,两颗雪白的乳房在他的玩弄下一股股乳汁喷射出来,而每一股都不偏不倚的射在了秦晔身前的酒杯中。

「哈……啊……」秦晔双乳通红的趴在地上,似乎还有乳汁不断从乳头中渗出。

「各位我的表演如何?」巴图抓住秦晔的头发将她拉起,手指弹了一下乳房,又是一股乳汁喷射出来。「这以后她会不断産生乳汁,就和奶牛一样。」夷族王看着屈辱的秦晔心里很是畅快,走过前伸出他的机械手臂。「你滚开!」秦晔艰难的挪动身子后退。

咔咔……「不要!啊!」伴随秦晔凄厉的惨叫,夷族王将两个乳环穿了进去。

……

呜……军号吹响,洛川城下夷族铁骑集结,刀枪林立,寒光刺眼。城墙之上旗帜翻卷,士兵严正以待,箭头磷磷。

「恒朝的将士们,你们的皇帝昏庸无道,何必为 他卖命,不如投降于我,美女钱财全都有!」「呸,夷族蛮子,落后的地方,你们那的美女估计就和高杆煤炭一样,谁有兴趣?」「就是!哪能和我们督帅比!」夷族王冷笑一声,拍了拍手,阵型分开,一辆小车推来。小车上有一木桌,一具雪白的娇躯躺在上面,数个夷族士兵正在奸淫她。

「呜……呜……」美女含着口球,乳环一拉就有乳汁射出,双腿被按住强行张开,被剧烈的撞击。

「哪……那是督帅?」士兵面面相觑,不敢相信。

「这就是你们的女神!秦晔!如果你们投降,就可以操到你们朝思暮想的女神!」夷族王抱过秦晔,插入并策马奔到洛川城下。

「呜……呜……」秦晔躺在马背上,剧烈的颠簸让胸前的两颗肉球不断弹跳,乳环上的铃铛叮叮作响。

「来吧!只要你们投降!」夷族王在洛川城下不断骑马来回冲刺。秦晔痛苦的神情不断刺激着恒军战士,脖子处的项圈更是让全军激愤。

吱……吊桥放下,城门大开,无数士兵冲出,手持刀剑。「杀了这群狗东西!

把督帅救回来!」

「计划成功了王。」穆罕御马到夷族王身旁。「你干的不错,继续按原计划进行,让你的骑兵吃掉这群步兵!」夷族王捏着秦晔乳房说道。

「是!」穆罕打好旗号,只见夷族军阵一阵骚乱,一群穿着特异的夷族士兵挥刀斩向自己的同胞!

「穆罕你!」一把尖刀刺穿了夷族王的心脏,锋利的刀刃还流淌着鲜血。

「我早就已经投靠恒朝了,就在你们一起欺负素柔的那天……」穆罕双眼冰冷盯着夷族王。

「呵呵……穆罕……你这个小人……」夷族王翻倒下马背,穆罕连忙抱住秦晔。

……

「素柔你自由了,你愿意和我一起留在草原吗?」穆罕解开秦晔所有的束缚柔声问道。

「督帅,回来吧,我们需要你,如今的简直就是个废物、软蛋!」「是啊,督帅回来吧!」大恒数万士兵一同下跪。

秦晔拉好衣服,回头看着穆罕。「我尊重你,你若想回去就回去吧。」穆罕拂了拂秦晔额前吹乱的头发。

结局一:「我的剑呢?」秦晔柔声问道。「在这。」秦晔拿过剑,递给恒军的领头将军「我不想回那个让我伤心的地方了,赵府是不是被别人取缔了?」「督帅……」「不用解释了,食肉者的交易……我明白。」秦晔身子一转,留下一阵清香。

秦晔翻身上马,依偎在穆罕怀里「走吧,我们也别回王庭了……」「好!」穆罕一挥马鞭,在血红的大地上留下一个……(我估摸着很多人不喜欢这个结局……所以还有一个!)结局二:「秦晔!为 了你我们可是损失了多少士兵的生命!」一名身穿黑色铠甲的将军走来。

秦晔皱着眉「是他?」「怎么了?」穆罕上前问道。

「没事,穆罕我可能要回去,如果有缘……我再来报答你!」秦晔在恒军的簇拥下返回了洛川。

「素柔……」穆罕只能站在哪看秦晔离去……

「宇文利,你怎么到这来了?」秦晔坐在主位下第一个位子问道。

宇文利不断瞄着秦晔露出来的小腿和乳沟,吞着口水。「这个,皇上指令没办法……陛下把赵府都赏赐给我了,嘿嘿,为 国效力吗。」「什么!」秦晔眼中闪着怒火,恨不得杀了这个以前一直和他夫君不对路的人。

「说清楚!怎么回事!」秦晔抓住他手腕用力一扭。「别别……松开……我哪敢猜测皇上的意思啊。」宇文利大声求绕道。

秦晔一脚将椅子踢飞「是吗?我不在的一段时间长进不少啊!」「呵呵,没错!」宇文利突然用力挣开秦晔的牵制,反手抓想秦晔的乳房。

「卑鄙!」秦晔立刻侧身,抓住他脖子向后一甩。

啪!宇文利被秦晔扔在了地上。宇文利翻身而起,右手一掌拍向秦晔。秦晔美腿一擡踢中了他的肚子,再次让他翻滚出去。

宇文利倒在碎屑中,以为 会遭到秦晔一阵暴打,不料等了半天,只听到了微弱的喘息声。

原来宇文利一掌扫中了秦晔的乳头,虽然秦晔的乳环被取了下来,但是因为 巴图变得特别敏感。秦晔躺在地上双腿绞动,双手捂住完全湿透的胸口。

「哟,大人你这是怎么了?」宇文利走过来看着秦晔说道。

该死,怎么办,没办法用力了……秦晔恶狠狠地盯着他。不料宇文利直接抓起自己,就开始揉搓自己的乳房。

「啊……拿开啊……」秦晔胸口的衣服已经散开,雪白的乳房露在外面,两颗乳头不断有乳汁喷出。

宇文利将剑柄插进秦晔的蜜穴,秦晔彻底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在哪大声浪叫。「我还以为 你多贞洁啊,以前总是高高在上!处处为 难我,怎么现在和妓女一样?」「不要……啊啊啊啊……」秦晔软倒在会议桌上,任由宇文利摆弄。宇文利脱下裤子,露出长枪准备对准秦晔的蜜穴。

「你要干什么!你敢对我做什么我一定要找陛下讨回公道!」秦晔厉喝道。

「呵呵,陛下?陛下就是把你卖个夷族人,现在你回来了,自然不能留活口!

那何不便宜我呢?我的上司!」宇文利一挺插入了秦晔的蜜穴。

「啊、啊、啊啊啊啊……呜……」

「沦为 我的玩物吧,秦晔督帅!」宇文利抱着秦晔猛插道。

……

「呜……呜……」一个密室里宇文利拿着鞭子抽着一个美女。美女喊着口球,双腿分开倒吊在空中,蜜穴里插着一个蜡烛,滚烫的热蜡不断流下……「秦晔!我的性奴!哈哈……」秦晔自此彻底沦为 宇文利的性奴,未曾翻身。

字节数:54475

【完】